被告人坚决反对检察院不起诉自己!这事儿太奇怪了

身为一名律师,见过太多当事人喊冤的案子,很多当事人希望我写一写他们的故事。但我深深地知道,类似的案子太多了,如果汇集起来,恐怕比夜空里的星星、比海洋里的水滴还要多。如果当事人的案子不是冤得很有特点、冤得充满妖气,比如一案两凶、比如亡者归来、比如抓住小偷等警察来被判非法拘禁罪等,那么很可能就像一颗不起眼的星星,一滴毫无存在感的水珠一样,淹没在星空大海里了。

李思侠案就是一个冤得很有特点的案子。她因网络发帖举报家乡石料厂损毁道路、污染环境被控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刑两年半,二审发回重审。重审过程中,检察院主动撤诉,并以证据不足为由作出对李思侠的不起诉决定书。

令人奇怪的是,对于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李思侠不仅没有感恩戴德,反而坚决表示反对。被告人坚决反对检察院不起诉自己!这事儿太奇怪了。

所谓事出寻常必有妖!本律师就来捋一捋这其中的门道。

根据我国刑诉法,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分三种情况:

一、法定(绝对)不起诉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法定不起诉的条件】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有本法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

《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依法不追诉原则】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

(一)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

(二)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

(三)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

(四)依照刑法告诉才处理的犯罪,没有告诉或者撤回告诉的;

(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

(六)其他法律规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

这种不起诉以没有犯罪事实或不认为是犯罪为主,一旦作出即案结事了、不再追究。

二、酌定(相对)不起诉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酌定不起诉的条件】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

这种不起诉以虽有犯罪事实,但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为主,一旦作出也是案结事了、不再追究。

三、存疑(证据不足)不起诉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对于二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这种不起诉是基于证据不足作出的,并不意味着案结事了,后期如果发现足以证明犯罪的证据,还可以重新启动公诉。

李思侠案就是属于存疑(证据不足)不起诉情形,可想而知,这种情形虽然暂时摆脱了被告人身份,但头上始终还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李思侠随时还有可能被揪回被告席上判刑坐牢,她当然不会接受这种不明不白的不起诉决定。

李思侠因举报石料厂损毁道路、污染环境获刑,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村民因道路、环境受损提出维权控诉,有关部门不仅不重视解决,反而把受害者判刑坐牢。更离谱的是,一审时检察院还把村里走出去的女大学生李思侠、盲人老村长张海成、热心村民魏智波三人指控为恶势力犯罪团伙,这种荒唐的指控,连硬判李思侠有罪的一审法院都觉得难以接受。

从李思侠案呈现出的种种怪相来看,在当地村民与石料厂的矛盾纠纷中,执法部门把护村守路的老百姓打成恶势力犯罪团伙,显然有点儿矛头指向错误了。村民因环境被污染、道路被毁损向石料厂索赔,少则一两千元,多则两三万元,至多也不过要求石料厂恢复道路原状。如此廉价的补偿要求,哪里有半点儿黑恶势力的霸气。相对而言,利润丰厚的石料厂恐怕更容易引起黑恶势力和保护伞的兴趣,建议当地执法机关深入地、仔细地、认真地查一查。

李思侠在二审期间被取保候审,其时已在看守所羁押将近两年,最终虽然检察院决定不起诉,但李思侠拒绝接受该不起诉决定,坚持认为自己无罪。这种宁肯坐牢也不放弃清白的气节,穷尽一生也要讨还公道的决心,值得每一个冤案申诉人深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