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明分析重庆公交坠江案中的索赔问题

​​​昨天推送《重庆公交坠江原因公布:那个殴打司机的巨婴,你为什么不把她一脚踹飞?》一文后,许多读者朋友留言希望我来分析一下公交坠江案中的索赔问题,由于网上分析这个问题的文章很多,亚中一不喜欢重复,二不喜欢啰嗦,因此就用一种简明扼要的归类法来分析一下索赔问题,算是为读者朋友们提供一个观察问题的新视角。

(亚中)谚云:要索赔必先受损害。

重庆公交坠江案中,受损者主要有:

1.无辜乘客

2.巨婴乘客

3.公交车司机

4.公交公司

5.红车女司机

6.桥栏所有人

1.无辜乘客因购票乘车同公交公司存在客运合同关系,受《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的保护。运输途中旅客伤亡,可向公交公司索赔。

《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 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

2.巨婴乘客在巨婴行为发生之前,也归属于无辜乘客,原本可以向公交公司索赔。但由于发生了巨婴行为,成为肇事者,其索赔资格受到《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的阻却,丧失了索赔资格。

《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 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另外,运输途中乘客伤亡,通常是合同责任和侵权责任的竞合,乘客可以选择追究公交公司的违约责任,也可以选择追究公交车司机和巨婴乘客的侵权责任,二者各有优劣,具体选择哪种,根据实际情况和诉讼目标决定。

3.公交车司机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故意坠江,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构成工伤,可享受工伤赔偿待遇。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如果最终证实公交车司机存在故意犯罪或自杀的情形,则工伤待遇受到《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的阻却,公交车司机将丧失索赔资格。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六条 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一)故意犯罪的;

  (二)醉酒或者吸毒的;

  (三)自残或者自杀的。

4.公交公司在承担了赔偿责任之后,原则上可向故意犯罪的公交车司机和巨婴乘客索赔。实践中囿于人情世故常常放弃追偿,甚至倒贴人道主义补偿。

5.红车女司机依据《交通事故认定书》确定的责任比例向公交车司机、公交公司(职务行为公司担责)和保险公司索赔。红车女司机10月30号被警方解除控制,公交车是28号坠江,目测控制时间已超过了24小时,公安机关可能曾对红车女司机采取过拘留措施。根据《国家赔偿法》,若拘留过程中无程序违法,则不能索赔。若有程序违法,可以索赔一天的损失。估计即便能索赔,红车女司机也会选择放弃吧。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 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国家赔偿法》 第十七条 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一)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6.桥栏所有人,若桥栏质量合格,可向公交司机所在的公交公司(职务行为公司担责)索赔。若桥栏质量不合格,则相反,公交公司在完全赔偿后可向桥栏所有人追偿。若桥栏质量不合格,乘客在放弃合同责任追究侵权责任时,可把公交司机、公交公司(职务行为公司担责)、巨婴乘客、桥栏所有人一起列为被告。

至此,所有受损者皆有归属,索赔分析完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