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律师君没顾得上更新文章,为什么呢?救人去了。

为了响应11月1日出台的司法部新规,以下所述不谈案情,只讲感受,所有地名、人名一律为化名。

前天下午五点左右,一个女孩来找律师君,说自己的父亲被抓进了看守所,明天就要开庭审判了,但是有各种各样的人明里暗里在向女孩的家人传递这样的信息:认罪了就轻判,马上就能出来。不认罪就重判,至少坐牢几年。

女孩的妈妈怕孩子担心,耽误了工作,一直到快开庭了才告知这件事。女孩一听就不干了,为什么呢?因为知父莫若女。

女孩从小就崇拜父亲,深知父亲是个正直、倔犟的人,她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无罪的,她也相信父亲宁愿坐牢也不愿意背上莫须有的罪名。如果家人妥协了,或者家人请的律师实行了有罪辩护的策略,那将使父亲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女孩正好是律师君的粉丝,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另请高明,只好病急乱投医,直接闯到了律师君的办公室。

律师君一听就头大了。为什么呢?因为律师君最不喜欢打无准备之仗。平时写个文章都要翻墙越海,遍问谷歌,百访度娘,数易其稿,反复校对,然后放上半晌,再重读数遍,字斟句酌,确认无误,才敢推送。如今明天一早就要开庭的刑事案子,你今晚才来找律师君帮忙做无罪辩护,中国的无罪判决率多少?那是用百分之零点零几来计算的,几乎接近于零。律师君若是贸贸然答应了,岂不是坑了你的老爹?

然而面对女孩一脸殷殷的期盼,律师君一肚子苦水却不好往外倒。当事人遇到危难才来找律师,律师怎能畏难而退呢?

当时已快到下班时间,同事十去其九,正好刑事部李主任还没下班,于是叫来一起商量。

女孩的父亲触犯的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女孩手里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材料,只有一张拘留证。我们让女孩问家里要起诉书来看,得知起诉书在当地请的律师手里,那个律师不会用手机拍照传图片,只好作罢。

简单问了几句,李主任当机立断:“你这个案子我们可以接,而且必须明天就出庭辩护,现在单位马上下班了,如果你信得过我们,这就缴费办手续,咱们立刻出发,连夜赶往你们老家的法院。”

女孩连忙点头:“信不过就不来找你们了,你们这儿缴费能刷信用卡吗?”

我跟李主任同时摇了摇头。

女孩有点儿发窘:“那你们等我一下,我找同事借点钱,然后再下去从信用卡里取点儿现金。”说完匆忙奔出门去。

女孩走后,李主任对我说:“小王,这个女孩很有诚意,也很孝顺,是个忠厚的人,让我想起了缇萦救父的故事。她这么信任你,信任咱们国银所,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我们就是拼上性命,也得帮她。刑事案子二审更难翻案,我们必须一审就参与。一会儿不管她能交上多少钱,都没关系,先把手续办出来,咱们立刻出发。”

六点一刻,办好手续,我们一行三人赶往高铁站,不料路上堵车,跑到进站口正好停止检票。无奈,只好开车前往。

女孩家在一个三省交界的小城,路上要走三百多公里,律师君亲自驱车近四个小时,赶到时已过深夜十二点,来不及干别的,倒头就睡,养精蓄锐,以待天明。

第二天八点,女孩家人到了酒店,我们简单了解详情。

原来女孩的父亲和村民小组里的其他村民一起在耕地上建起了二层连栋楼房,当时与乡政府签订有建房合同,后来也缴纳了巨额的税款,在土管局来查的时候,乡里还出了一份小区建设符合新农村建设规划的证明书。房子三年前就建好了,本来什么事儿也没有,不料女孩的父亲后来学习了税法知识,对五百多万建成的小区,要缴纳一百多万的税款提出了疑问,非要问个明白,还上访到了北京。结果一回来,就被抓了,然后,就批捕了。村民组里那么多人占耕地建房都没抓,就抓了上访的这几个,而且按全组村民建房占地总数来治他们的罪。

这么一说,我跟李主任都明白了。

但是女孩的母亲坚持不让我们参与出庭辩护,说准备妥协认罪,以求尽快放人。若我们强行介入,在当地请的辩护律师会不高兴,且可能会造成加重刑罚的后果。

女孩则坚决要求我们出庭辩护,与母亲发生了争执。

李主任对女孩母亲说:“一家人不要伤了和气,你们都是孩子父亲的成年近亲属,都有权替他请律师。我们是受你女儿的委托而来,必须尊重你女儿的意见。不如这样,一个被告可以请两个辩护人,到庭上我们现场问孩子他爸,若同意女儿请的律师辩护,我就出庭当第二辩护人。”

女孩母亲还是坚持不同意,李主任说,那对不起了,我们赶着去法院交手续,这就先走一步。

八点半,进入小城法院。由于跟女孩家在本地请的律师沟通不畅,未了解到承办法官是谁,在几号房间开庭。到立案庭查询,答复查不到,跑到审判庭一个一个问,也没问到。幸好遇到一位律师同行,一听我们说起当事人名字,立马搭腔说:“你们这个案子我知道,涉及一位政府官员,我们所接受了其中一位被告的委托,我帮你问问同事。”

由此得知承办法官电话,联系上后,赶到法官办公室。恰逢法官外出,只有书记员在,软磨硬泡,索得卷宗。李主任一目十行,五大本卷宗迅速阅完,关键处折起,我搬去复印室择要复印。须臾犯人提到,各犯人的辩护人也都来到,一交流,本地律师都是有罪辩护,一问你们郑州律师什么策略,李主任大声说,无罪辩护!声如洪钟,好似晴天打了个霹雳。其中一个本地辩护律师连忙说,我也觉得是无罪。大家再一交流,本地律师一起反水,都改无罪辩护,只有一个律师仍然坚持有罪辩护。

又等了老半天,法官一个没出现,公诉人先来了,把辩护律师们聚到一个小房间,了解辩护意见。先看到两个陌生律师,有点儿发愣,问你们是谁的辩护人?李主任回答了。公诉人的眉毛就拧在了一起。再问什么辩护意见,李主任大声说,无罪辩护!公诉人的眉毛拧的更厉害了。

李主任问:“这都十点多了,法官还没来,这庭上午开的完吗?”

公诉人说:“开庭很快,半小时的事儿。”

李主任说:“怎么会这么快,不用质证吗?”

公诉人的眉毛拧成了阳关三叠。

将近十二点,三位法官终于入座,正式开庭。

……庭审过程保密……

总之,在郑州律师强大气场的带动下,原本有罪辩护的本地律师们,纷纷拿出了真才实学,庭上唇枪舌剑,力求无罪。原本准备半小时结束的庭审,整整持续了五个多小时。

听说公诉人原本想让助理来宣读一下起诉书和起诉意见就结束的庭审,换成公诉科科长亲自披挂上阵。结果下午科长的电话一直在震动,科长也一直在接电话,说在庭审在庭审,还没结束还没结束。

庭审结束,天已擦黑,审判长一边起身一边摸手机,感慨地说:“不仅中午饭没吃上,中院来了领导让去开会都没敢去。”估计好久没开过这么实在的庭了。

晚上吃饭,女孩的妈妈向我们真诚地道歉,说之前不应该阻拦我们出庭,我们辩护的太好了,真正说出了老百姓的心里话。

第二天,李主任和我去看守所第一次会见了当事人,详询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事人对李主任说:“你在法庭上讲的太好了,说出了我心里想说但又不会表达的话。我在里面关了这么久,情知不会被轻易放过。不管会不会判决我有罪,有你们为我辩护,我都值了。我没有犯罪,如果判我有罪,放我出去我都不会出去。我一定要上诉,到时候请你们继续帮我。”说完这些,五大三粗的一个汉子身子剧烈颤抖,眼眶中含满了泪水。

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只能说些你女儿很孝顺,你且放宽心,我们会帮你到底等等宽慰的话。

会见完毕,驱车返郑。半途,得律所电话,女孩已把剩余代理费补足。

请原谅我的小王卖瓜,以上皆为这两日的亲身经历。

相逢是缘,共事是份。办案如交心,案了成知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