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末年,郑国建都于溱洧之间。有富翁溺毙于洧水,渔夫捞其尸待赎。富翁有子名二代,闻讯来索,渔夫开价三万金,富二代盘算再三、踌躇难定。其时有老管家随侍在侧,语之曰:郑都有大夫邓析,为官清正廉明,善断疑难纠纷,何不往求主持公道。富二代曰:善。遂快马加鞭,直奔国都。

至都城,问路人邓大夫府址。路人曰:前方不远,见人排长队,沿队伍前行,可得邓府。富二代心中疑惑,前行不远,果见一条长龙,见尾不见首,高矮胖瘦富贵贫贱各色人等杂于其中,只是人人手中捧着一件衣物,或长衣、或短裤,翘首张望,缓缓前移。

富二代问队尾:为何排队?队尾曰:求邓大夫做主,先来后到。又问:为何捧衣?答:酬劳也,富者长衣,贫者短裤。富二代遂下马解衣,排于队尾。

候至天黑,终入邓府。见一紫袍男子端坐堂上,玉面长髯,仙风道骨。富二代躬身施礼,阐明原委。紫袍男曰:无妨。令尊遗体,你若不买,无人肯买。可候其降价,满意则成交。富二代曰:善。遂交代管家找渔夫交涉,自行回家静候。

渔夫闻之,大惧。彼若不买,白熏一场恶臭,还要搭上保管费。遂褪下短裤,亦往求邓析。邓析曰:无妨。奇货可居,除你之外,无处可买。可与之僵持,满意则成交。渔夫大喜,归去待价。

旁侍书童不解,问邓析曰:大人前令不买,后令不卖,双方如何成交耶?邓析抚髯微笑:人人心中一杆秤,不出十日,必成交矣。果不其然,五日后,渔夫惧富翁子真不买,富二代忧尸腐难收殓,双方以三百金成交。

邓析,中国史上第一位专业律师,可谓律师行业的祖师爷。此人巧思善断,机辩无穷,小到家长里短,大至刑狱人命,无不迎刃而解、所向披靡。赍衣裤往求者络绎不绝。邓析用所得财物广兴乡学,一则救济穷苦,二则教书育人,三则聚议政事。使民智开启,经济繁荣,社会进步。

然民智开启,则不易驾驭。邓析助民伸冤,多触犯权贵利益,常有仇邓之当权者在国君耳边吹风,诬邓收买民心,图谋不轨,聚众议政,妄谈国事。如不及时铲除,日久必成大患。国君初时不以为意,然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吹风日久,渐觉邓析面目狰狞。于是颁旨一道:禁止在乡学聚议政事。

乡民自此失去饭后娱乐活动,问之于邓析。邓析曰:无妨。不让聚议,可写大字报交流。乡民遂将意见书于帛上,悬于街头。国君闻之,怒,又颁旨:禁止悬书。乡民复问邓析,邓析曰:禁悬,可贴。乡民遂将帛书张贴于墙壁。国君闻之,大怒,再颁旨:禁贴墙。邓析曰:禁贴墙,可贴于木板。国君怒极:禁贴所有。邓析曰:无妨,可互相邮寄。国君最后颁旨一道:杀邓析!邓析:哎呀!

公元前五零一年,郑国君斩邓析于市,中国律师史上第一颗耀眼的明星就此陨落。待第二个律师出现时,已是两千四百年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