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消息:七月三十一日,江苏盐城一名十六岁男孩在所住小区跳楼身亡。起因系男孩五天前骑自行车时撞倒一个老人,遭索赔两千元,男孩带老人回家中取走父母现金息事,后被父母发觉责备处事失当,男孩一时想不开竟然自杀。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悲剧结果。为了区区两千元的纠结,搭上一条年轻而鲜活的生命。笔者作为一名法律人,虽然见惯人间不幸,仍不免感到唏嘘痛心。然而出于法律人的理性,笔者不欲像文人才子一样问苍天之不公、问大地之无情、问父母教养之过、问老人爱幼之德,仅想从法律的角度,来理清这件事的责任承担问题。

首先,自杀是侵犯自我生命权的行为,因侵权人和受害人的重合,责任应由自杀者自负。因此,第一个应对此事负责的人,恰恰是那个可怜的受害者。法律,有时就是如此的可笑,而又如此的严肃。

其次,外因导致的自杀,如这个外因系他人的违法行为所致,可成为追责他人违法行为的加重情节。也就是说,他人不会为你的自杀行为负责,但因为你的自杀,他人需要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加重责任。总结为一句白话大概就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从涉及此事的三方(男孩、父母、老人)来看,男孩自杀应责任自负,父母的责备行为尚在管教子女的合理容忍范围之内,并不涉及违反法律的问题,那么老人以被撞为由跟随男孩回家索走两千元,是否存在违法的地方呢?

老人的行为其实有两个地方值得商榷。

第一个:要求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承担侵权责任,且未经监护人同意取走监护人财产,能否认定违法。

男孩十六岁,还是中学生,在法律上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撞倒老人的侵权责任应由作为法定监护人的父母来承担。从我国监护制度设立的本意来看,监护其实是为保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人的人身和财产权利而由特定公民或组织对其予以监督和保护的制度,也是对民事行为能力欠缺者的救济制度。从这个角度来看,老人越过男孩的监护人,直接向民事行为能力欠缺的男孩索要赔偿,已经构成对男孩的反向侵权,男孩父母可以要求撤销男孩的无权处分行为,返还赔偿款,并要求侵权损害赔偿,但这仍然属于民事纠纷的范围,不能认定违法,且受限于老人对法律的认知程度。事后男孩父母还要继续处理男孩撞倒老人的侵权事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二个:老人是不是在“碰瓷”?

如果老人在“碰瓷”,那肯定是违法的,具体构成刑法上的什么罪名呢?我想这也是江苏警方介入调查想搞清楚的问题。

一般的碰瓷行为,根据情节和手段的不同,可能涉嫌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恶劣的可能演化为抢劫罪。本案中当事人双方一个是十六岁男孩,一个是年近花甲的老人,解决方式是双双去到男孩家,取走家中现金,看起来可以排除抢劫罪的可能性。而诈骗罪与敲诈勒索罪,其共同点是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某种手段,令被害人交付财物。这个某种手段,对诈骗罪而言是行为人隐瞒真相,使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自愿交付;对敲诈勒索罪而言,是行为人以不利后果相威胁,使被害人恐惧,被迫交付。男孩与老人交流的详细情况我们不得而知,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存在。但从江苏省对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的立案标准来看,基本可以排除追究诈骗罪的可能性。

依据江苏省两院一厅联合发布的《关于我省执行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标准的意见》: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六千元以上的,为“数额较大”。老人即便采用了诈骗的手段来碰瓷,奈何江苏经济发达,刑责起点是被诈骗六千元,男孩被骗的区区两千元,远远够不上刑事立案的标准。虽然该《解释》第四条有:诈骗数额接近“数额较大”,且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当以诈骗罪定罪处罚。但两千元只有“数额较大”的区区三分之一,怎么看也不像接近“数额较大”的样子吧。

看来诈骗罪是没什么希望了,那么敲诈勒索罪呢?

依据江苏省《关于我省执行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标准的意见》: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四千元以上的,为“数额较大”。阿弥了个陀佛,经济发达害死人啊,敲诈勒索的门槛咋也这么高。难道对小额“碰瓷”的大仙们就没招了吗?别着急,《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与诈骗罪不同,敲诈勒索罪除了数额较大这个标准外,还多了一个“多次敲诈勒索”的选项,亦即只要查明老人是个惯犯,多次碰瓷、经常碰瓷,治个敲诈勒索罪是没什么问题啦。即便老人是个碰瓷新手,男孩是他的第一个猎物,我们也可以祭出另一把尚方宝剑来收拾他。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数额较大”的标准可以按照本解释第一条规定标准的百分之五十确定:

(三)对未成年人、残疾人、老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人敲诈勒索的;

(七)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老人对未成年人敲诈勒索造成未成年人自杀,“数额较大”减半计算,结合江苏的标准,两千元正好够判刑。

结合以上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老人若是碰瓷,要么不被追求刑事责任,要追究必然是敲诈勒索罪。老人若不是碰瓷,基本可以免责,即便男孩父母追究其对男孩的反向侵权责任,在法条和判例上也不占优势。惟一占优势的,也许就是“死者为大”这个强盗逻辑和民众对于年轻生命突然夭折的同情之心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