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上亿的鲁迅家书争夺案:原本败局已定,突来一支奇兵

本文依据网络资料和法律条文推演,与现实情况或完美契合,或略有出入,请自行印证。—题记

鲁迅,男,1881年9月25日生于浙江绍兴府城内东昌坊口。姓周,名树人,字豫才,小名樟寿,至三十八岁,始用鲁迅为笔名。

鲁迅为长子,下有三个弟弟:周作人、周建人、椿寿(早夭),一个妹妹:端姑(早夭)。作人是同时代的文学家及翻译家,建人曾任浙江省长。

本案标的物:十七封鲁迅家书,即是鲁迅亲笔写给弟弟周作人的家信。

这十七封家书,本为周作人所有。

1966年,文革开始,周作人被红卫兵抄了家,十七封家书亦被掳走。作人遭到殴打,不堪忍受皮带、棍棒的滋味,两次要求当地派出所给予安乐死,未如愿。次年,八十二岁的周作人病逝。

周作人之妻是日籍女子羽太信子(1962年病故),育有一子二女。子周丰一曾在北京图书馆任职,于1997年去世。女儿周静子逝于1984年,另有一女周若子十五岁即早夭。

周丰一之妻张菼芳,育有三女二男。长子周吉宜,曾任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本案诉讼牵头人之一。

1988年,周丰一从北京鲁迅博物馆收回“十七封鲁迅家书”,后出具《委托书》,委托绍兴鲁迅纪念馆代为保管,至2012年,周丰一与妻子张菼芳先后去世。

2015年,周作人长孙周吉宜和其他后代共16人,集体起诉绍兴鲁迅纪念馆,要求归还“十七封鲁迅家书”。

绍兴鲁迅纪念馆辩称早在1991年9月,周丰一已经写下《捐献声明》,将“十七封鲁迅家书”捐给纪念馆,之前怕周家因此产生矛盾,所以一直没有透露。

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15日作出一审判决,支持了被告辩解,驳回了原告诉请。目前本案二审已开庭,正在等待判决。

涉案法律问题归纳如下:

观点一:“十七封鲁迅家书”是周作人的遗产,为多名遗产继承人所共有,周丰一擅自捐赠,涉嫌无权处分;纪念馆未对家书支付合理对价,不满足善意取得的条件;现其他权利人明确表示不同意捐赠,周丰一的捐赠行为应属无效。

观点二:周丰一当时系惟一存世的继承权人,对“十七封鲁迅家书”取得完全所有权,生前捐赠信件行为有效,死后家书已不再属于遗产范围,周氏后人无权要求继承家书。

观点三:本案已超过二十年最长诉讼时效,应驳回诉请。

律师君解读:本案跨越文革这个特殊时期,因此留下了无尽的法律空白点。周作人去世时,财产被抄公,后人无法继承。待到政策拨正,返还二十年前的财产之时,继承人已所剩无几。适用遗嘱继承?法定继承?代位继承?还是转继承?

首先,未闻周作人曾立遗嘱,想来文革横变,无暇顾及二十年后的神转折。遗嘱继承排除。

其次,周作人的法定继承人有六,父周伯宜逝于1896年,母鲁瑞逝于1943年,妻羽太信子逝于1962年,女周若子十五岁即早夭,另一女周静子逝于1984年,至1988年收回“十七封鲁迅家书”时,仅余子周丰一一人存世。当此时,能与周丰一争夺继承权的,惟有周静子的合法继承人,以代位继承或转继承的名义。

再次,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满足代位继承条件的只有早夭的周若子,因其无子女,代位继承排除。

最后,转继承的条件是,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后,实际接受遗产前死亡,该继承人的继承人取得转继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周作人死于1967年,其时,继承人只有周丰一和周静子,到1988年周丰一收回“十七封鲁迅家书”时,周静子已去世,虽然时间跨度超过了二十年,但在形式上,仍然满足转继承的法律要件。因此,周静子的继承人因满足转继承的条件,合法地拥有了对“十七封鲁迅家书”的继承权。

综上,虽然1988年的周丰一是惟一活着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但并不意味着他是惟一继承人,因此他并未取得“十七封鲁迅家书”的完全所有权。当时,家书应由周丰一和周静子的继承人共有所有权,周丰一单方面的捐赠涉嫌无权处分,又因纪念馆未支付合理对价,依法不构成善意取得,在周静子后人未追认捐赠行为的情形下,周丰一的捐赠行为应归于无效。

因此,观点一正解,观点二不妥,至于观点三,“十七封鲁迅家书”乃是物权之争,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观点三不妥。

基于以上分析,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就有点儿令一众法律人百撕不得解了。

值得一提的是,若按周丰一因惟一存世继承人身份获得家书完全所有权的思路去推演,其因在生前自愿捐献的行为已经排除了子女的继承权。但又因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遗产收入乃为夫妻共同财产,惟一对其捐赠行为可以提出异议的是周妻张菼芳,可惜张菼芳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直到去世都未通过诉讼维权。周丰一的继承人原本已丧失诉权,幸好还有周静子这一枝的后人,可以从转继承的角度杀入败局,推翻周丰一的捐赠声明,连带挽救了周丰一子女原本已失去的继承权,真可谓扭转败局的一支奇兵。

当然,所谓法场演兵、奇军八阵,都是纸上空谈,决定胜负的,还得看法官大人戳下的那颗官印。

律界祖师爷之死

春秋末年,郑国建都于溱洧之间。有富翁溺毙于洧水,渔夫捞其尸待赎。富翁有子名二代,闻讯来索,渔夫开价三万金,富二代盘算再三、踌躇难定。其时有老管家随侍在侧,语之曰:郑都有大夫邓析,为官清正廉明,善断疑难纠纷,何不往求主持公道。富二代曰:善。遂快马加鞭,直奔国都。

至都城,问路人邓大夫府址。路人曰:前方不远,见人排长队,沿队伍前行,可得邓府。富二代心中疑惑,前行不远,果见一条长龙,见尾不见首,高矮胖瘦富贵贫贱各色人等杂于其中,只是人人手中捧着一件衣物,或长衣、或短裤,翘首张望,缓缓前移。

富二代问队尾:为何排队?队尾曰:求邓大夫做主,先来后到。又问:为何捧衣?答:酬劳也,富者长衣,贫者短裤。富二代遂下马解衣,排于队尾。

候至天黑,终入邓府。见一紫袍男子端坐堂上,玉面长髯,仙风道骨。富二代躬身施礼,阐明原委。紫袍男曰:无妨。令尊遗体,你若不买,无人肯买。可候其降价,满意则成交。富二代曰:善。遂交代管家找渔夫交涉,自行回家静候。

渔夫闻之,大惧。彼若不买,白熏一场恶臭,还要搭上保管费。遂褪下短裤,亦往求邓析。邓析曰:无妨。奇货可居,除你之外,无处可买。可与之僵持,满意则成交。渔夫大喜,归去待价。

旁侍书童不解,问邓析曰:大人前令不买,后令不卖,双方如何成交耶?邓析抚髯微笑:人人心中一杆秤,不出十日,必成交矣。果不其然,五日后,渔夫惧富翁子真不买,富二代忧尸腐难收殓,双方以三百金成交。

邓析,中国史上第一位专业律师,可谓律师行业的祖师爷。此人巧思善断,机辩无穷,小到家长里短,大至刑狱人命,无不迎刃而解、所向披靡。赍衣裤往求者络绎不绝。邓析用所得财物广兴乡学,一则救济穷苦,二则教书育人,三则聚议政事。使民智开启,经济繁荣,社会进步。

然民智开启,则不易驾驭。邓析助民伸冤,多触犯权贵利益,常有仇邓之当权者在国君耳边吹风,诬邓收买民心,图谋不轨,聚众议政,妄谈国事。如不及时铲除,日久必成大患。国君初时不以为意,然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吹风日久,渐觉邓析面目狰狞。于是颁旨一道:禁止在乡学聚议政事。

乡民自此失去饭后娱乐活动,问之于邓析。邓析曰:无妨。不让聚议,可写大字报交流。乡民遂将意见书于帛上,悬于街头。国君闻之,怒,又颁旨:禁止悬书。乡民复问邓析,邓析曰:禁悬,可贴。乡民遂将帛书张贴于墙壁。国君闻之,大怒,再颁旨:禁贴墙。邓析曰:禁贴墙,可贴于木板。国君怒极:禁贴所有。邓析曰:无妨,可互相邮寄。国君最后颁旨一道:杀邓析!邓析:哎呀!

公元前五零一年,郑国君斩邓析于市,中国律师史上第一颗耀眼的明星就此陨落。待第二个律师出现时,已是两千四百年后。

患癌教师尸骨未寒,患癌保安又遭解雇—企业应否为患癌员工养老送终?

律师君刚于八月二十五日发表《代理词:患癌女教师诉博文学院索赔1亿元》一文,痛陈无良企业为一己私利,违法开除重病员工,宁让员工病死赔丧葬费,也不肯为长期医疗买单,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的患癌女教师刘伶利就是这种邪恶思想的受害者。

律师君在《代理词》一文中呼吁给予无良企业以巨额罚金,以绝天下企业作恶之心。不想话音未落,又见南京某物业公司违法开除患癌保安,该保安在物业公司已工作七年之久,因罹患癌症,刚请了一个月病假,即惨遭开除。后虽经律师协助诉诸法律,最终物业公司仍然以区区四万元的补偿代价将保安师傅踢走。

无良企业如此泯灭人性、落井下石,实在令人寒心。那么依照法律规定,癌症患者的医疗期究竟有多长,企业是否有责任为患癌员工养老送终呢?

劳动部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劳部发[1995]236号)第二条规定:对某些患特殊疾病癌症、精神病、瘫痪等)的职工,在24个月内尚不能痊愈的,经企业和劳动主管部门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医疗期

据此,癌症属于特殊疾病、重大疾病,其医疗期不受工作年限的限制,至少为24个月。期满之后,若企业愿意,经劳动主管部门批准,可继续延长。但在实际操作中,若企业一方坚持拒绝批准延长医疗期,则癌症患者的法定医疗期最长只能为24个月。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 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据此,癌症患者医疗期满后,如果仍然不能工作,企业即可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

劳动部关于发布《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劳部发〔1994〕479号)第六条规定:企业职工非因工致残和经医生或医疗机构认定患有难以治疗的疾病,在医疗期内医疗终结,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应当由劳动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的鉴定。被鉴定为一至四级的,应当退出劳动岗位,终止劳动关系,办理退休、退职手续,享受退休、退职待遇;被鉴定为五至十级的,医疗期内不得解除劳动合同。

据此,癌症患者医疗期满后,企业并不能简单粗暴地直接解除劳动合同,而应先对癌症患者进行劳动能力鉴定,若致残程度鉴定为一至四级,应当通过办理退休、退职的方式终止劳动关系。若致残程度鉴定为五至十级,因医疗期已满,企业可依法直接与癌症患者解除劳动合同。

劳动部关于印发《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的通知(劳部发[1994]481号)第六条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经劳动鉴定委员会确认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而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按其在本单位的工作年限,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同时还应发给不低于六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患重病和绝症的还应增加医疗补助费,患重病的增加部分不低于医疗补助费的百分之五十,患绝症的增加部分不低于医疗补助费的百分之百。

据此,若因癌症患者医疗期满仍不能工作,经劳动能力鉴定,致残等级为五至十级的,企业可依法与之解除劳动合同,但应依法支付经济补偿金、医疗补助费、绝症医疗补助费等待遇。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一)劳动合同期满的;(二)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三)劳动者死亡,或者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或者宣告失踪的;(四)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的;(五)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综合这两条来看,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是劳动合同法定终止的生效条件,且《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未将其列入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据此,若癌症患者医疗期满仍不能工作,经劳动能力鉴定,致残等级为一至四级的,应依法通过办理退休、退职的方式终止劳动关系,且因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而丧失了从企业方获取经济补偿的资格。

这就有点儿黑色幽默的味道了,对于余日无多的绝症患者来说,是办理退休、退职划算,还是获取一次性经济补偿划算?依据《社会保险法》,若癌症患者过于年轻,达不到退休年龄无法办理退休怎么办即便有老年癌症患者已达到退休年龄,但社保缴费不满十五年不能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又该怎么办?致残一到四级是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五到十级是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律师君怎么赶脚着,重病的比轻伤的,待遇更加没有着落呢?

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癌症患者,究竟在法律上面临着何种尴尬地位?夜已深深、来日方长。敬请关注律师君,聆听下回细分解。

人民医院对撕人民法院,法律剑柄究竟握在谁手?

法律不是过家家,而是头悬三尺剑。—题记

基本案情

医院和法院消息综合:八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多,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两名干警因一宗在审案件,依法行使调查取证权,赶到河南省人民医院调取被告梁某某(病案号001463736)住院病历材料,不料医院病案科工作人员查询之后发现,001463736号病案的病人并非梁某某,梁某某在病案系统里查无此人。随后,双方就能不能复印病历问题发生争执。

依照病案科的经验,你连病人姓名和病案号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不是受本院病人的委托来查询呢?依照惯例,请你出示授权委托书,病人身份证和代理人身份证。法院干警一听就火了,我当然不是受病人本人委托来的,我是来依法行使职权的,通俗一点说:我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的授权来查询的,你们必须无条件配合。病案科的人哪受过这个啊,横什么横,《民事诉讼法》什么的,只听过没见过。但在医院这一亩三分地儿上,向来只有人求我办事,来软的好商量,来硬的,我得先请示领导,顺便告诉你,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之间不办公,您哪,下午再来吧您。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 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

对抗的种子一旦埋下,终将结出难以挽回的恶果。双方对峙到下午五点,法院依然没有拿到想要的病历材料,于是,医院拿到了一张不想要的面额十万元的罚款决定书。

法院理由

病历患者与梁某某不符,正是法院调查要证明的事实,医院更应向法院提供该涉案证据。法院干警手续齐全,取证程序完全合法,医院各种理由拖延推诿,是对法律尊严的蔑视,依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依法对河南省人民医院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作出罚款人民币十万元的决定。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 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人民法院除责令其履行协助义务外,并可以予以罚款。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 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

医院辩解

医院对法院耍横,耍来罚单十万。不仅不对镜思过,积极与法院沟通。反而在官微上发表一封公开声明信,历数法院七大罪状。

罪一:法院工作人员拒绝向医院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违反了《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第二十条。

罪二:法院工作人员勒令十分钟内调取病历,扰乱病案科正常工作秩序,损害其他患者权利。

罪三:法院工作人员十九日全天在医院时间不超过一个半小时,并非其所称的无故拖延七个小时。

罪四:口头告知到正式处罚决定作出,仅仅间隔两个小时,过于草率。

罪五:执行公务未穿制服,着装过于随意,严重损害司法人员形象。

罪六:执行公务过程中态度蛮横、言语过激,与大家心目中的法官形象相去甚远。

罪七:《罚款决定书》直接送达病案科程序违法,应送达机构负责人或机构收件员。

律师说法

医院对撕法院这件事,律师毫无疑问完全站在法院的一方。为什么?因为法院是最精通法律的地方,不管多么大牌的律师,多么博学的法学教授,到了法庭上,都得对法官俯首帖耳,聆听圣断。医院作为医疗专业机构,不懂法律情有可原,但不懂法律还去质疑法院行为违法,就有点儿不知轻重了。

且看其列出的罪一:法院工作人员拒绝向医院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违反《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第二十条。

《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国卫医发〔2013〕31号)第二十条 公安、司法、人力资源社会保障、保险以及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部门,因办理案件、依法实施专业技术鉴定、医疗保险审核或仲裁、商业保险审核等需要,提出审核、查阅或者复制病历资料要求的,经办人员提供以下证明材料后,医疗机构可以根据需要提供患者部分或全部病历:

(一)该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保险或者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部门出具的调取病历的法定证明;

(二)经办人本人有效身份证明;

(三)经办人本人有效工作证明(需与该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保险或者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部门一致)。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 人民法院派出人员进行调查时,应当向被调查人出示证件。

对比以上两条规定的内容,即可发现双方分歧所在。《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要求的手续有三:一是单位证明,二是身份证明,三是工作证明,而法院干警只出示了介绍信、工作证、执行公务证。原因在于双方参照的标准不一样,依照《民事诉讼法》,法院干警执行公务只需出示工作证即可。那么,孰对孰错呢?

问都不用问,《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只是卫生行业的内部规定,《民事诉讼法》则是国家的基本法律,下位法违反上位法自然无效。若一个行业内部规定可对抗国家法律,那食品行业、物流行业、建筑行业、丐帮青帮洪兴社一起来定行规,世界还不翻了天去。

罪二:法院工作人员勒令十分钟内调取病历,扰乱病案科正常工作秩序,损害其他患者权利。

这条更扯,其他患者有什么权利,有的只是花钱购买服务的权利,不缴费,患者在你医院里还有权利可言吗?法院来可不是跟你签医疗服务合同的,是来执行国家法律的,根据一般保全病历资料的原则,法院一旦提出调阅或保全病历,必须一秒不停全程监督执行,不给医院丝毫篡改病历的机会,这才是医院对法院调取证据应有的态度和尊敬。

罪三就不说了,原则上一秒都不能耽误,何况七个小时都没调出来。

罪四:口头告知到正式处罚决定作出,仅仅间隔两个小时,过于草率。

这个只需电话请示院长批准,即可作出处罚决定。两个小时,坐飞机都能飞到国外了。都什么年代了。法院每天案积如山,效率不高能行吗?如此事实清楚的刁难法院、妨碍司法的行为,两分钟就能做出处罚决定,何况两个小时。

罪五、罪六:讲法律论不赢就开始抡道德大棒,太Low!要我说,没当场拔枪摁到在地带走司法拘留,已是十分客气。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对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单位,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对仍不履行协助义务的,可以予以拘留;并可以向监察机关或者有关机关提出予以纪律处分的司法建议。

罪七:直接送达病案科程序违法,应送达机构负责人或机构收件员。

人民医院列了这么多条,最靠谱的就是这一条了。法院的送达程序的确值得商榷,但还没有到明显程序违法的地步,其争议之处,应在法官的酌量权范围之内。

《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 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受送达人。受送达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其他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该法人、组织负责收件的人签收。

《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三十条 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该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办公室、收发室、值班室等负责收件的人签收或者盖章,拒绝签收或者盖章的,适用留置送达。

你病案科的领导,为什么不可以理解为办公室负责收件的人呢?难道收件这种下等活儿只能由临时工来干?

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送达程序违法,也只是起到延迟生效的作用,法院大可重新邮寄送达,这十万块罚款,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医院对撕法院事件,令我想起不久前接触的一个真实案例。某地方银行行长,叫板当地法院,拒不提供涉案人员银行账户明细,结果也是惹来十万罚单。拿到罚单,行长顿时傻了眼,罚单虽然是生平第一次见,但法院强制执行冻结账户的事儿行长倒是没少见。行长顿时灭了火气,颠颠儿跑去法院找院长求情:这,能不能少罚点儿。院长一瞪眼:吐出去的唾沫,怎么舔的回来?最终十万罚款,行长一分也没少出。

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依法治国已是大势所趋,然而全民的法律意识却被时代的列车远远地甩到了爪洼国。

法律从来就不是跟你平起平坐的物种,他是至高无上的神明,每一个人都应对之心存敬畏;法律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而是悬在你头顶三尺随时可能斩落的利刃,每一个人都应时刻抱有斩颈之虞。

无论你是医院院长,还是银行行长,面对法官上门,第一件事绝对不是打110报警抗法,而应该是打给你的法律顾问律师商议对策。

婆婆定期揍儿媳触犯了哪些法律?

八月十九日消息:金陵张女士自打生下一个女儿后,被重男轻女的婆婆屡次谩骂殴打,街坊来劝,竟遭暴力婆婆绳勒刀砍。张女士无奈与丈夫离家奔逃,租房居住,不想远在老家的婆婆居然定期坐高铁突然上门偷袭,打一顿儿媳就回家。张女士因此倍受折磨,如堕阿鼻地狱,幸得律师朋友指点,诉诸法院,得一纸人身保护令,婆婆嚣张气焰方得遏止。

婆婆理直气壮打儿媳的底气从何而来?这里不多探讨。最近发的离经叛道的文章有点儿多,再说下去又被人骂大逆不道。且放一放书生的意气,讲一讲法律的严谨。

法律定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第二条 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据此,婆婆定期打儿媳的行为,构成家庭暴力,已触犯《反家暴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法律责任

《反家暴法》第三十三条 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反家暴法》第三十四条 被申请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人民法院应当给予训诫,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十五日以下拘留。

据此,婆婆定期打儿媳,依据情节轻重,可给予训诫、罚款、拘留、判刑等惩罚。

维权方法

《反家暴法》第二十条 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

据此,遭遇家庭暴力,第一选择就是报警,既留下了证据,又震慑了加害人。反观国人,多是碍于情面,选择忍气吞声,结果愈演愈烈,害人害己。反家暴犹如育儿童,如在错误之始即给予严厉的警告,则断无再犯之理。一味忍让纵容,反而养成恶习,最终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

《反家暴法》第二十三条 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反家暴法》第二十九条 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以包括下列措施:(一)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二)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三)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四)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据此,若三番五次报警,情况未得改善,即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进入司法保护的程序。如加害人继续为恶,轻则罚款拘留,重则判刑坐牢。

面对家庭暴力,善于利用法律武器者,必能成为生活中的强者。当然,前提是精神独立、经济独立、思想独立,不依附他人,不盲从陋习。

愿天下人人自强不息,远离命中注定的悲剧。

改他人志愿 变自己命运—析山东高考生被刑拘案

报载:山东有考生郭某,趁同舍兼同窗好友常升填报高考志愿之机,在旁偷记了账号密码,随后私自登陆常升账号,将其高考第一志愿“陕西师范大学”改成“鲁东大学”,动机竟是郭某也报考了“陕西师范大学”,但常升高考成绩更好,把他搞掉,可提高自己的录取几率。结果果然郭某高中,常升落榜。可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常升觉察异常后报警,郭某因涉嫌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罪被刑事拘留。

大三伏天的,我硬生生从这条新闻里读出一身冷汗。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长达十二年的循循教导,怎么就教出了一个罪犯?结合网络上频频出现的“学生自杀、凌虐同学”等关键词,笔者不禁想仰首问一问苍天:究竟是谁之过?

是社会风气不正?是家庭缺少温情?还是学校教育太功利?这个问题可用一句老套的台词来回答:你们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去年12月8日,西班牙坎塔布里亚有一场公路越野自行车比赛,车手埃斯特万在距终点三百米时不幸爆胎,他扛起自行车奔向终点。紧随其后的选手纳瓦罗不愿趁人之危,拒绝超越,缓随其后直至终点线!站上领奖台的埃斯特万想把奖牌送给纳瓦罗,但遭到了婉拒,纳瓦罗的理由是:自己不想在快到终点时超越爆胎的对手取胜。

人生有时比的不是冠亚军,而是胸怀与境界!

对于一个普通的公民,我们并不指望他有帕瓦罗的高风亮节,只希望他不要像考生郭某那样卑鄙下流。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而且是去监狱里还。

发完了文人的感慨,笔者再从律师的角度解析一下“偷改他人高考志愿”的法律后果。

郭某的行为,涉及一个民事责任,两个刑事罪名。

罪一:侵犯通信自由罪。《宪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隐匿、毁弃或者非法开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第四条:为了保护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人身、财产等合法权利,对“非法截获、篡改、删除他人电子邮件或者其他数据资料,侵犯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网络上的法律评论员多持此观点,山东警方亦以此案由拘留郭某。然而侵犯通信自由罪最高刑仅一年,相对于受害人“十年寒窗,一朝梦灭,命运从此转弯,损失难以估量”的灾难性后果,罪与罚不免有点儿不相匹配。虽然这种局面是因立法滞后造成的,但法律人在办案或提出量刑建议的时候,完全可以跳出思维定势,综合考量全局,采用其他更合适的法条。还有其他更合适的法条吗?请看罪二。

罪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二款: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进行删除、修改、增加的操作,后果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此罪最高刑五年,对于郭某的恶行来说,已足够惩罚。且郭某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此罪的构成要件,对于检察官来说,只需要换一条思路即可。从法律的本质上来讲,侵犯通信自由罪侵犯的是公民的隐私权,而受害人报考了“陕西师范大学”却是公开的秘密,不存在隐私的问题。高考填报志愿在信息化时代以前,都是手工填表上交的,它的本质属性是数据载体,而不是通信秘密。因此,对郭某的行为定性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更能体现罪与罚的统一,也更能体现法律和时代的一致性。

民责:侵害公民受教育权。受教育权遭侵害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在信息化时代以前,还没有大数据互联网的概念,坏蛋们用冒名顶替的方法来达到不法目的,受害人远有罗彩霞,近有王娜娜。信息化时代以后,各行各业在纵向和横向上互联互通,身份信息实现了公安、银行、教育、铁路、航空、酒店等全面深入的关联,再想冒名顶替难比登天。于是乎,坏蛋们也与时俱进,利用高科技的象征—计算机来犯罪了。讽刺的是,对于中国考生和家长来说比性命还重要的高考录取权,在法律上的地位,却是贱如草芥。侵害受教育权,本身只是一种民事侵权责任,并不能直接入刑,在损失救济上也是依据恢复性和补偿性的原则,在可预期的财产性收益方面仍然是一片空白,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因此,当你的高考名额被顶替了,录取权被剥夺了,在民事责任方面,你很可能只能索赔一个复读费,这就是血淋林的现实。

好在本文截稿之时,传来受害人常升被陕西师范大学追加录取的消息,给窗外灰色的天空增加了一点儿亮色。

经过一个暑假的插曲,常升的命运又被扳回了正轨。然而原本可以跟常升继续同窗同室,永结兄弟情谊的郭某,却因偷改他人的志愿,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男孩撞老人遭索赔后跳楼身亡谁担责

扬子晚报消息:七月三十一日,江苏盐城一名十六岁男孩在所住小区跳楼身亡。起因系男孩五天前骑自行车时撞倒一个老人,遭索赔两千元,男孩带老人回家中取走父母现金息事,后被父母发觉责备处事失当,男孩一时想不开竟然自杀。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悲剧结果。为了区区两千元的纠结,搭上一条年轻而鲜活的生命。笔者作为一名法律人,虽然见惯人间不幸,仍不免感到唏嘘痛心。然而出于法律人的理性,笔者不欲像文人才子一样问苍天之不公、问大地之无情、问父母教养之过、问老人爱幼之德,仅想从法律的角度,来理清这件事的责任承担问题。

首先,自杀是侵犯自我生命权的行为,因侵权人和受害人的重合,责任应由自杀者自负。因此,第一个应对此事负责的人,恰恰是那个可怜的受害者。法律,有时就是如此的可笑,而又如此的严肃。

其次,外因导致的自杀,如这个外因系他人的违法行为所致,可成为追责他人违法行为的加重情节。也就是说,他人不会为你的自杀行为负责,但因为你的自杀,他人需要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加重责任。总结为一句白话大概就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从涉及此事的三方(男孩、父母、老人)来看,男孩自杀应责任自负,父母的责备行为尚在管教子女的合理容忍范围之内,并不涉及违反法律的问题,那么老人以被撞为由跟随男孩回家索走两千元,是否存在违法的地方呢?

老人的行为其实有两个地方值得商榷。

第一个:要求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承担侵权责任,且未经监护人同意取走监护人财产,能否认定违法。

男孩十六岁,还是中学生,在法律上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撞倒老人的侵权责任应由作为法定监护人的父母来承担。从我国监护制度设立的本意来看,监护其实是为保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人的人身和财产权利而由特定公民或组织对其予以监督和保护的制度,也是对民事行为能力欠缺者的救济制度。从这个角度来看,老人越过男孩的监护人,直接向民事行为能力欠缺的男孩索要赔偿,已经构成对男孩的反向侵权,男孩父母可以要求撤销男孩的无权处分行为,返还赔偿款,并要求侵权损害赔偿,但这仍然属于民事纠纷的范围,不能认定违法,且受限于老人对法律的认知程度。事后男孩父母还要继续处理男孩撞倒老人的侵权事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二个:老人是不是在“碰瓷”?

如果老人在“碰瓷”,那肯定是违法的,具体构成刑法上的什么罪名呢?我想这也是江苏警方介入调查想搞清楚的问题。

一般的碰瓷行为,根据情节和手段的不同,可能涉嫌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恶劣的可能演化为抢劫罪。本案中当事人双方一个是十六岁男孩,一个是年近花甲的老人,解决方式是双双去到男孩家,取走家中现金,看起来可以排除抢劫罪的可能性。而诈骗罪与敲诈勒索罪,其共同点是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某种手段,令被害人交付财物。这个某种手段,对诈骗罪而言是行为人隐瞒真相,使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自愿交付;对敲诈勒索罪而言,是行为人以不利后果相威胁,使被害人恐惧,被迫交付。男孩与老人交流的详细情况我们不得而知,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存在。但从江苏省对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的立案标准来看,基本可以排除追究诈骗罪的可能性。

依据江苏省两院一厅联合发布的《关于我省执行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标准的意见》: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六千元以上的,为“数额较大”。老人即便采用了诈骗的手段来碰瓷,奈何江苏经济发达,刑责起点是被诈骗六千元,男孩被骗的区区两千元,远远够不上刑事立案的标准。虽然该《解释》第四条有:诈骗数额接近“数额较大”,且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当以诈骗罪定罪处罚。但两千元只有“数额较大”的区区三分之一,怎么看也不像接近“数额较大”的样子吧。

看来诈骗罪是没什么希望了,那么敲诈勒索罪呢?

依据江苏省《关于我省执行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标准的意见》: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四千元以上的,为“数额较大”。阿弥了个陀佛,经济发达害死人啊,敲诈勒索的门槛咋也这么高。难道对小额“碰瓷”的大仙们就没招了吗?别着急,《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与诈骗罪不同,敲诈勒索罪除了数额较大这个标准外,还多了一个“多次敲诈勒索”的选项,亦即只要查明老人是个惯犯,多次碰瓷、经常碰瓷,治个敲诈勒索罪是没什么问题啦。即便老人是个碰瓷新手,男孩是他的第一个猎物,我们也可以祭出另一把尚方宝剑来收拾他。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数额较大”的标准可以按照本解释第一条规定标准的百分之五十确定:

(三)对未成年人、残疾人、老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人敲诈勒索的;

(七)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老人对未成年人敲诈勒索造成未成年人自杀,“数额较大”减半计算,结合江苏的标准,两千元正好够判刑。

结合以上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老人若是碰瓷,要么不被追求刑事责任,要追究必然是敲诈勒索罪。老人若不是碰瓷,基本可以免责,即便男孩父母追究其对男孩的反向侵权责任,在法条和判例上也不占优势。惟一占优势的,也许就是“死者为大”这个强盗逻辑和民众对于年轻生命突然夭折的同情之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