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是过家家,而是头悬三尺剑。—题记

基本案情

医院和法院消息综合:八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多,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两名干警因一宗在审案件,依法行使调查取证权,赶到河南省人民医院调取被告梁某某(病案号001463736)住院病历材料,不料医院病案科工作人员查询之后发现,001463736号病案的病人并非梁某某,梁某某在病案系统里查无此人。随后,双方就能不能复印病历问题发生争执。

依照病案科的经验,你连病人姓名和病案号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不是受本院病人的委托来查询呢?依照惯例,请你出示授权委托书,病人身份证和代理人身份证。法院干警一听就火了,我当然不是受病人本人委托来的,我是来依法行使职权的,通俗一点说:我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的授权来查询的,你们必须无条件配合。病案科的人哪受过这个啊,横什么横,《民事诉讼法》什么的,只听过没见过。但在医院这一亩三分地儿上,向来只有人求我办事,来软的好商量,来硬的,我得先请示领导,顺便告诉你,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之间不办公,您哪,下午再来吧您。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 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

对抗的种子一旦埋下,终将结出难以挽回的恶果。双方对峙到下午五点,法院依然没有拿到想要的病历材料,于是,医院拿到了一张不想要的面额十万元的罚款决定书。

法院理由

病历患者与梁某某不符,正是法院调查要证明的事实,医院更应向法院提供该涉案证据。法院干警手续齐全,取证程序完全合法,医院各种理由拖延推诿,是对法律尊严的蔑视,依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依法对河南省人民医院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作出罚款人民币十万元的决定。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 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人民法院除责令其履行协助义务外,并可以予以罚款。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 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

医院辩解

医院对法院耍横,耍来罚单十万。不仅不对镜思过,积极与法院沟通。反而在官微上发表一封公开声明信,历数法院七大罪状。

罪一:法院工作人员拒绝向医院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违反了《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第二十条。

罪二:法院工作人员勒令十分钟内调取病历,扰乱病案科正常工作秩序,损害其他患者权利。

罪三:法院工作人员十九日全天在医院时间不超过一个半小时,并非其所称的无故拖延七个小时。

罪四:口头告知到正式处罚决定作出,仅仅间隔两个小时,过于草率。

罪五:执行公务未穿制服,着装过于随意,严重损害司法人员形象。

罪六:执行公务过程中态度蛮横、言语过激,与大家心目中的法官形象相去甚远。

罪七:《罚款决定书》直接送达病案科程序违法,应送达机构负责人或机构收件员。

律师说法

医院对撕法院这件事,律师毫无疑问完全站在法院的一方。为什么?因为法院是最精通法律的地方,不管多么大牌的律师,多么博学的法学教授,到了法庭上,都得对法官俯首帖耳,聆听圣断。医院作为医疗专业机构,不懂法律情有可原,但不懂法律还去质疑法院行为违法,就有点儿不知轻重了。

且看其列出的罪一:法院工作人员拒绝向医院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违反《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第二十条。

《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国卫医发〔2013〕31号)第二十条 公安、司法、人力资源社会保障、保险以及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部门,因办理案件、依法实施专业技术鉴定、医疗保险审核或仲裁、商业保险审核等需要,提出审核、查阅或者复制病历资料要求的,经办人员提供以下证明材料后,医疗机构可以根据需要提供患者部分或全部病历:

(一)该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保险或者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部门出具的调取病历的法定证明;

(二)经办人本人有效身份证明;

(三)经办人本人有效工作证明(需与该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保险或者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部门一致)。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 人民法院派出人员进行调查时,应当向被调查人出示证件。

对比以上两条规定的内容,即可发现双方分歧所在。《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要求的手续有三:一是单位证明,二是身份证明,三是工作证明,而法院干警只出示了介绍信、工作证、执行公务证。原因在于双方参照的标准不一样,依照《民事诉讼法》,法院干警执行公务只需出示工作证即可。那么,孰对孰错呢?

问都不用问,《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只是卫生行业的内部规定,《民事诉讼法》则是国家的基本法律,下位法违反上位法自然无效。若一个行业内部规定可对抗国家法律,那食品行业、物流行业、建筑行业、丐帮青帮洪兴社一起来定行规,世界还不翻了天去。

罪二:法院工作人员勒令十分钟内调取病历,扰乱病案科正常工作秩序,损害其他患者权利。

这条更扯,其他患者有什么权利,有的只是花钱购买服务的权利,不缴费,患者在你医院里还有权利可言吗?法院来可不是跟你签医疗服务合同的,是来执行国家法律的,根据一般保全病历资料的原则,法院一旦提出调阅或保全病历,必须一秒不停全程监督执行,不给医院丝毫篡改病历的机会,这才是医院对法院调取证据应有的态度和尊敬。

罪三就不说了,原则上一秒都不能耽误,何况七个小时都没调出来。

罪四:口头告知到正式处罚决定作出,仅仅间隔两个小时,过于草率。

这个只需电话请示院长批准,即可作出处罚决定。两个小时,坐飞机都能飞到国外了。都什么年代了。法院每天案积如山,效率不高能行吗?如此事实清楚的刁难法院、妨碍司法的行为,两分钟就能做出处罚决定,何况两个小时。

罪五、罪六:讲法律论不赢就开始抡道德大棒,太Low!要我说,没当场拔枪摁到在地带走司法拘留,已是十分客气。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对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单位,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对仍不履行协助义务的,可以予以拘留;并可以向监察机关或者有关机关提出予以纪律处分的司法建议。

罪七:直接送达病案科程序违法,应送达机构负责人或机构收件员。

人民医院列了这么多条,最靠谱的就是这一条了。法院的送达程序的确值得商榷,但还没有到明显程序违法的地步,其争议之处,应在法官的酌量权范围之内。

《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 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受送达人。受送达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其他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该法人、组织负责收件的人签收。

《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三十条 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该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办公室、收发室、值班室等负责收件的人签收或者盖章,拒绝签收或者盖章的,适用留置送达。

你病案科的领导,为什么不可以理解为办公室负责收件的人呢?难道收件这种下等活儿只能由临时工来干?

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送达程序违法,也只是起到延迟生效的作用,法院大可重新邮寄送达,这十万块罚款,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医院对撕法院事件,令我想起不久前接触的一个真实案例。某地方银行行长,叫板当地法院,拒不提供涉案人员银行账户明细,结果也是惹来十万罚单。拿到罚单,行长顿时傻了眼,罚单虽然是生平第一次见,但法院强制执行冻结账户的事儿行长倒是没少见。行长顿时灭了火气,颠颠儿跑去法院找院长求情:这,能不能少罚点儿。院长一瞪眼:吐出去的唾沫,怎么舔的回来?最终十万罚款,行长一分也没少出。

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依法治国已是大势所趋,然而全民的法律意识却被时代的列车远远地甩到了爪洼国。

法律从来就不是跟你平起平坐的物种,他是至高无上的神明,每一个人都应对之心存敬畏;法律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而是悬在你头顶三尺随时可能斩落的利刃,每一个人都应时刻抱有斩颈之虞。

无论你是医院院长,还是银行行长,面对法官上门,第一件事绝对不是打110报警抗法,而应该是打给你的法律顾问律师商议对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