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强奸一定要脱裤子?王振华猥亵女童案的几个关键疑点

上市公司董事长王振华猥亵9岁女童案近日闹得沸沸扬扬,起因是一审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决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广大人民群众觉得量刑太轻,民间有“大学生掏鸟窝判十年半,王振华猥亵女童判五年”之对比。如果说民众的质疑将消失了将近一年的王振华重新架上舆论的火堆大加炙烤的话,那么受害女童的代理律师和被告王振华的辩护律师在宣判后的同行暗战则给这个火堆狠狠地浇上了一壶油。

原本,猥亵儿童案件涉及未成年人隐私,不应公开审理,案件细节也不宜公之于众。但王振华案中,被害人的代理律师和被告人的辩护律师通过媒体的发声,有意无意地透露出本案的许多细节,将一起不公开审理的案件生生撕扯成一场全民参与的大审判。笔者身为一名律师,对于此等民意汹涌的案件,自然也有一些一家之言,今日就一吐为快。

综合媒体和双方律师透露的信息,王振华猥亵9岁女童案大致轮廓如下:

2019年6月29日下午,上海市万航渡路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长期提供女性给王振华淫乐的“皮条客”周燕芬这次带来了两个女童:一个9岁,一个12岁。王振华见到两个女童后,让周燕芬带12岁女童去逛街,自己跟9岁女童在房间里呆了13分钟,我们姑且称之为“黑色13分钟”。在这“黑色13分钟”里,王振华对9岁女童做了些什么,只有王振华和9岁女童知道,由于双方各执一词,这“黑色13分钟”我们先略过不谈。“黑色13分钟”之后,王振华立即给周燕芬转账10万元。9岁女童则向12岁女孩哭诉王振华是“大色狼、大流氓”,还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告知事情经过,女孩母亲接完电话连夜赶到上海并报警。警方送女孩去做检查、鉴定,结论是:阴部血肿,阴道壁擦伤,阴道撕裂新鲜伤,轻伤二级。后,王振华被逮捕,一审以猥亵儿童罪判刑五年。

从“黑色13分钟”之外的种种迹象来看,“黑色13分钟”里一定发生了犯罪行为,具体是“强奸”还是“猥亵”可以争议,但有罪还是无罪这一点是确信无疑的。刑辩律师做无罪辩护,通常必须确信当事人确实无罪,给事实上有罪的被告人硬做无罪辩护往往会起到相反的效果,是对当事人利益另一种意义上的侵犯。所以,对于事实上有罪却要求做无罪辩护的当事人,负责任的刑辩律师通常采取不接受委托的形式规避职业伦理上的困境。在王振华案中,王振华的两位辩护律师(还是业界知名律师)竟然坚持做无罪辩护,令笔者感到十分诧异,难道其中真的另有玄机,王振华是被冤枉的?我们不妨一起来看一下,王振华辩护律师的无罪辩护观点。

综合受害人代理律师的采访问答和王振华辩护律师的公开声明,可以得知王振华辩护人的无罪观点主要如下:

一、王振华不是强奸、也不是猥亵,而是嫖娼,顶多治安处罚;

二、王振华自称对9岁女童只是搂搂抱抱,无其他过分行为;

三、多位知名专家经过书面审查和论证,认为警方对女童作出的“阴部血肿,阴道壁擦伤,阴道撕裂(处女膜破裂)新鲜伤,轻伤二级”鉴定结论不可信;

四、“皮条客”周燕芬称女童之前有过性行为,处女膜破裂系陈旧伤。

以上四个观点,一、二、四都是单方陈述,几乎没有可信度。第三个观点,拿了王振华家大红包的所谓知名专家们围坐在会议桌前翻翻书面材料,就能否定警方委托的法医对女孩临床检查诊断后得出的结论?这些所谓的无罪辩护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继续回到前面的论证里,如果“黑色13分钟”里,确定无疑发生了犯罪行为,究竟是“强奸”还是“猥亵”呢?从警方的鉴定结论“阴部血肿,阴道壁擦伤,阴道撕裂新鲜伤,轻伤二级”来看,笔者个人倾向于是“强奸”,虽然法医并没有在女童阴道里提取到王振华的精子成分。但司法判例中对于“强奸幼女”的认定,并不以生殖器插入射精为必要,而是采用了“接触说”,只要被告人的生殖器与被害幼女外阴部有接触,即可认定“奸淫幼女”既遂。如果强奸罪成立,王振华的刑期可轻松越过5年上限,往10年的方向去判。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点,受害女童的代理律师曾公开对媒体表示称“王振华确实没有强奸,强奸需要性器官的接触,而王振华并未脱裤子”。受害人的代理律师竟然为被告人作证脱罪,这一点也是令笔者感到诧异的,因为律师们并不在“黑色13分钟”现场,应该对任何传来的证据或信息都持怀疑的态度,受害人的代理律师怎么就能认定王振华确实没有强奸呢?单就“未脱裤子”这一细节而言,是谁“未脱裤子”?女童还是王振华?未脱女童的裤子,女童阴道是如何受伤的。王振华未脱裤子,就一定能得出王振华没有强奸的结论吗?众所周知,由于男性生理构造的特征,男性的裤子都有一个特别的通道口,使用生殖器官时并不需要像女性一样脱掉裤子。因此即便王振华没有脱裤子,也不一定没有强奸既遂。

由于“黑色13分钟”现场只有王振华和9岁女童两人,王振华只承认搂搂抱抱,那么说王振华没脱裤子的,也可能是9岁女童本人,但一个9岁的孩子被一个57岁的成年人抱坐在大腿上的时候,能够准确地区分出王振华“脱裤子或没脱裤子”背后的含义吗?以笔者的观点来看,即便9岁女童说王振华没脱裤子,也不代表王振华没有掏出生殖器,即便女童说王振华用的是手指,也要确认一下是亲眼看到用手指,还是自身感觉他用的是手指,因为一个9岁孩子受认知能力所限,其眼中看到的、自身感受到的,不一定与事实情况相符,探究事实真相需要更多的细节来佐证。当然,作为一个没有看到案卷材料的吃瓜律师,这些只是笔者的一些猜测,或者说阅卷时需要注意的方向,具体还是以案卷材料为准。

说了这么多,笔者认为本案的关键疑点如下:

1.  就算王振华没脱裤子,也需要确认他有没有掏出过生殖器,“接触说”令奸淫幼女的认定相当宽松,只要王振华掏出过那话儿,基本可以认定“接触式”强奸幼女既遂;

2.  假如确实只能认定“猥亵儿童罪”,那么使用手指导致幼女阴道撕裂新鲜伤、轻伤二级,能否认定为刑法意义上的“情节恶劣”,如果能够认定情节恶劣,王振华的刑期也能越过5年上限。从笔者的角度来看,轻伤二级是一个很严重的后果,已经达到了故意伤害罪的追诉标准,对于一个九岁的女童来说,这样的情节如果还算不上恶劣,实在令人难以心平气和,希望二审的时候,法院能够对此情节慎重考虑、重新认定。如果检察院不抗诉,可以考虑发回重审。

3. 王振华在“黑色13分钟”后立即给“皮条客”周燕芬转账10万元。这一情节应当结合周燕芬之前多次给王振华提供女性的收费标准来综合衡量,假如这个费用高于之前周燕芬的收费,基本可以认定王振华在9岁女童那里得到了性满足。如果王振华不满意,按常理应该少付费或不付费。

也有网友认为王振华不是第一次作案,建议以周燕芬为突破口调查王振华的历史罪行,还有个别企业家表示,愿意为调查王振华的历史罪行提供经济支持。如果有律师同行或知情网友对本案的深入调查感兴趣,欢迎通过公众号后台与本人联系。

以上一家之言,仅供各方参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